咸鱼咸咸咸

有没有小可爱一起玩的(咸鱼瘫


单机风景党玩家

【邱蔡】你像你妈个魔教中人(下)

常笑之:

*丧病沙雕文,慎入

今早蔡居诚就觉得非常不对劲。先是梁妈妈跟他说不用去陪酒了,再是翟天志跟他说有贵客。

其实说真的,蔡居诚自从来点香阁,都没有几次正经陪酒过。少侠来基本上是来观光的,然后顺便给他带点朴道长的小礼物和信。女侠来基本上就问他和邱居新进展到哪一步了,等到见他脸色沉下才嘤嘤嘤嘤地捂着胸口离开,嘴里嘀嘀咕咕道cp离婚,搞得他毛骨悚然。什么是cp?又和邱居新有什么关系?他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有一日一个少侠照例给他留了点礼物后,他终于忍不住问了,“为何......你们都叫我陪酒,却从未行陪酒之实?”

那位少侠跟见鬼一样连连后退,“我还想多活两年,不想被武当揭红榜。”说罢转身便跑,第二日江湖流传小道消息,邱蔡x生活不和蔡居诚饥渴难耐。下山采买的宋居亦听到这番言论面色五彩斑斓,心想你妈的邱居新之前半夜x梦都能从子夜做到黎明,x生活不和是实锤,但是饥渴难耐的很明显不是蔡居诚。

不要问他怎么知道的他当时夜里轮值。

真是太可怕了。

———

武当山上一片愁云惨淡。

楚留香保持着亲切的你不讲清楚还老子不是拆邱蔡cp的恶毒小三的钢铁直男的一个清白就别怪我杀你全家的气场在会客室里呷了一口茶,一边的南无生保持脑子有病难道就不是病了你过来我现在给你开瓢来一勺滚油做烫脑花的气场淡淡一抚伞柄,天谰大师微笑着——宋居亦发誓那不是一个简单的微笑,那是一个“你过来我现在超度你”的微笑,坐在会客室中。萧疏寒在主坐上,看着底下的宋居亦和黄乐道,“来龙去脉,说吧。”

宋居亦心想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正要给黄乐使眼色,一边的人已经哗哗哗全讲开了。
宋居亦仅仅迟疑了半秒就开始补充细节。

他两讲完,一边的楚留香表情已经是“我靠简直是直男癌级别的把妹”,天谰大师的表情变成了“南无生你上吧烫他两猪脑花吧”,而南无生的表情已经可以说是友善得想让人热泪盈眶了,只是“我好犹豫啊是烫你俩的脑花好还是烫邱居新的啊恋爱真的会让人变傻逼啊”。

宋居亦心里默默地想也不一定啦比方说这个楚留香,他恋爱也能让少侠完成任务,让少侠帮他打怪,让少侠救人收集线索,最后自己把妹带走。高端操作。

最终还是掌门的一句话让两人回了神,“既然诸事引你们而起,便由你们了结。”

宋居亦和黄乐的表情扭曲了。

———

宋居亦掏空了自己的小金库。
黄乐把自己装备上的宝石都抠下来了。

两个人哭丧着脸往点香阁跑,一群人咂舌窃窃私语,“邱居新果然不行了吗竟然还叫自己师弟上。”

宋居亦麻木地听着。黄乐的表情惨不忍睹。

“师兄啊,”黄乐凝重哀戚地说道,“我觉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不对。”

宋居亦揪起自己的衣领盖住脸,“是啊,以前我和嗯嗯还有蔡师兄一起出去的时候,根本不敢说我喜欢的是女人啊。”他双眼无神,里面好像在循环播放remax版电音大悲咒蹦迪劲爆潮州DJ舞曲,“你看,我把脸遮一下,像不像水土不服导致易容失败从而捂住自己脸的暗香男弟子啊?”

“我看你像你妈个魔教中人。”黄乐诚恳道。

——

蔡居诚在看到宋居亦和黄乐的时候是拒绝的。他青筋暴起厉声喝道,“滚!”

宋居亦哭丧着脸,“师兄,求求你了,嗯嗯师兄再不和你在一起,武当就要被屠山了。”

蔡居诚冷笑道,“正合我意。”

黄乐惨叫道,“求你了师兄,就算你不在乎屠山,你也要在乎一下我们的双飞话本啊!今天我们进点香阁一间房,所有人都看到了啊!!!!我还不想要看强取豪夺之给我师兄一抹绿色!!!!”

蔡居诚的世界观在之后宋居亦的补充之下遭到了毁灭性打击。

原来那些话本讲的是他和邱居新的......的!

假设他今天不把邱居新搞定那么就会出现他和宋居亦还有黄乐的!

蔡居诚做出了一个艰难的抉择。他无力道,“你们叫他来吧。”

黄乐和宋居亦撒丫子就跑。全然不顾身后众人的“天呐武当的这两个人这么快吗?!”

黄乐自我安慰般想到,他们只是在夸武当轻功很好,绝对没有别的意思,绝对没有。

——

宋居亦和黄乐把邱居新推进了点香阁,然后暗搓搓地蹲在门外听墙角。

“男人,不必多言。”
“......”

宋居亦心想蔡师兄你居然还没有打他真是太不容易了。

“呵,我懂了,你嘴上说着不要,实际上.....”

黄乐听到几声喘息和叫骂和挣扎声。
宋居亦拉着他就跑,一边跑一边在心中嘶吼,福生无量天尊!!!啊!!!

——

几天后,邱居新拿着一本宋+乐+邱x蔡居诚的话本,陷入了沉思。

end

宫谦:

靠着打鸡血从下午开始画完了,粗糙且尬,慎点,附赠一个少暗,恋爱脑上线注意!!!!
请你们记住一句话!!↓↓
“宫谦的恋爱脑没救了。”               ——鲁迅

宫谦:

兰花先生x少侠

别跟我讲什么先生真身是蓉蓉姐,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明明我去偷窥的时候先生袍子下是半裸!!那么结实的肌肉你tm说是蓉蓉姐?????!!!

极度ooc,粗糙且尬,人设已经崩烂了,慎点,慎点,慎点


宫谦:

真的只是蚊子包而已

有前情提要部分不过不看也没事,我是比较喜欢把故事穿一起的那种懒人

一个傻屌条漫,还是草稿流并且是比以前的草稿流还草稿流的草稿流,粗糙且尬并且可能有bug,除了少暗还有一丢丢华武,慎点,慎点,慎点

看来我是真的要完了,检查过顺序后还是放反了,多谢小天使提醒不然明早我起来绝对是车祸现场

大桔大利:

该注意的都在上图写啦!

暗香内销师兄弟年下XD

都是自己一些恶趣味完成度及其低的破三轮啦,请注意避雷哦!

①弄脏衣服啦

②喂饱饱

③蒙眼真好

④梦❤遗假车

 

【邱蔡】你像你妈个魔教中人(上)

常笑之:

*丧病沙雕文,慎入

武当是一个江湖人尽皆知的,给里给气的门派。里面有二位师兄更是gay出风姿与榜样,甚至连钢铁直男师弟都鬼迷心窍gay气入脑写了他们的小黄文。

虽然小黄文里某邱姓师兄与某蔡姓师兄已经大战三百回合双宿双飞恩恩爱爱孩子都捡了一窝,但实际上邱居新连蔡居诚小手都没摸到。

宋居亦恨铁不成钢,“师兄!你再这么闷着不说就等着蔡居诚被金主包养然后你就要在婚礼上出一千个元宝的份子钱咬牙切齿地祝他幸福了!”

一边的黄乐附和,“然后你就成了那些江湖话本里的冷酷名门正派霸道掌门男二,到后面还要走苦情路线,最后看着师兄和风流邪魅王爷攻甜蜜度日!”

“这些词,哪里学的?”邱居新想象了一下邪魅风流假想敌,不由得往上靠方思明那张脸,顿时一阵恶寒,雷得不轻,他瞥一眼正在角落讪笑着拼命朝两位师兄递眼色的萧居棠,“嗯?”

两位师兄沉默了。邱居新往萧居棠怀里一掏,正是两本未完的话本小说,一本封面上写着霸道掌门的天价小逃妻,一本写着邪魅王爷轻点爱。

常言道,邱居新一般用“嗯。”表示赞同,用“嗯?”表示否认,要是讲很多话则表示“我他妈要打飞你的狗头并把自己的小脚丫塞进你的狗嘴”。

那此时的邱居新等量换算一下可以讲哭二十几个潘长江。

“师兄,我们看这些......是为了你和蔡居诚的幸福。”宋居亦昧着良心开口。

“是的……这些很有借鉴意义……”黄乐在强烈的求生欲下干巴巴地翻了一页念道,“我的心,我的肝,我的脾肾肺,都深深地爱着你啊!”

宋居亦憋笑憋得变形,“是啊,这难道不是,很真心的情话吗?”

邱居新若有所思,缓缓点头道,“那,我试试。”

——

杨万里今日约了邱居新比武,打得痛快,输得也痛快,他从地上爬起来规规矩矩道,“师兄厉害。”

往常邱居新大概也就淡淡嗯一声就走了,今天好像格外不一样。对方挑着他的下巴,面无表情棒读道,“小笨蛋,你要加油哦。”

杨万里虎躯一震。双手颤抖。最终没忍住,剑匣长鸣,厉声喝道,“呔!妖孽———!化为我师兄模样!意欲何为?!”

邱居新郁闷。把杨万里暴打一顿继续郁闷去了。

等到下午的时候,他去玉虚宫时仔细反省了一下,也许是自己练习得太少,这和习武是一个道理,一回生二回熟嘛。正走在路上,他就被一个女香客点了点肩头,娇娇嗲嗲的声音传来,“小道长~给奴家算一算姻缘如何呀~~~”

邱居新按捺住自己打人的冲动,回头邪魅一笑,“呵。女人。”他一脸天下第一老子最屌的神情似乎生怕没人打他似的,莫名其妙突然变成了一个少林,非常嘲讽,非常引怪,非常拉仇恨,“你这种妖艳贱货我见的多了。”

萧疏寒在远处看着,握着拂尘的手微微颤抖。旁边的黄乐和过来上报门派诸事的宋居亦表情扭曲。

——

“我觉得不能这么下去了,”宋居亦捂着脸痛苦道,“真的,今天我骑马不小心撞了一下嗯嗯,结果他对我说'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黄乐跟买了两百多海棠要送给方思明结果手一滑送给了梁妈妈刷到最高好感度然后梁妈妈现在已经开始给他送信一样绝望,“你算什么,我今天下山采买忘了带他的东西,他对我说'乐乐,你真是磨人的小妖精'。”他面无表情道,“还被掌门听见了。”

萧居棠抱着拂尘进门,面色严肃,“你们快下山看看,楚留香来了。”

宋居亦陡然变色,眉尖一抖掠出门去,驾鹤片刻便到了山门,只见楚留香合了扇子,一下下点在掌心,见他来了才道,“道长,你们武当的那位邱道长......”他斟酌片刻才答,“可是染了什么怪疾?”

宋居亦不知如何控制表情。他没有办法想象楚留香正在花楼喝酒便撞到来看蔡居诚的邱师兄,然后被当众尬撩雷得外焦里嫩。他痛苦地想到,求求你了,我希望苏蓉蓉和张洁洁不要在场,掌门再能打撕逼大战也太鬼畜了,传出去指不定就出了萧楚的拉郎。真是太可怕了。

南无生从楚留香身后的马车探出头,一把伞快要给捏爆,“在下可医天下疾,不妨叫你师兄出来。”

宋居亦的想象力已经崩坏了。他暗暗祈祷,希望邱师兄没有惹暗香的人,他们一群白衣脆皮鸡不能被近身的。会死的,真的会出人命的。

此时远远走来一个和尚,好像是天谰大师。

宋居亦麻木地想,武当今天掌门有坐镇吗?真的不会被屠山吗?

tbc

【华武】讨债艰难

操他:

肉肉肉
本来立誓不炖肉的我还是摒弃了自己的良知,试图炖肉,然后发现贼失败(痛哭)


这儿是醉倚晚晴的一个武当渣弟子,有人撩我就悄摸摸的报id了


点我看道长正确讨债姿势:)


掌门:奇怪,派了那么多人,怎么去讨债的弟子回来后都是一副奇怪的模样,还有着债到底能不能讨回来,你们都别顾得嫖你们蔡师兄了,快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啊